您的位置: 莆田资讯网 > 美食

灵台妖神录 第八章 龙船袭击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9:08

灵台妖神录 第八章 龙船袭击

第八章龙船袭击到了那御空龙船之下便沿着那开在船底的大门随着其他人登船了

灵台妖神录  第八章 龙船袭击

,旁边不远的地方还有亭子,方便那些亲友送别的,那船底大门便有人在检验那竹简船票,然后再一个个放行而过。

“这御空龙船表面看着几近全是木制,不知道内里结构如何”姜小北思忖,然后缓缓走上了那道阶梯。

“啊,对不起对不起”正在这时候,身后步履急促冲上来一个着一身翡翠色长袍的商贾模样胖子,满脸油色,看似神情紧张,不小心撞到了姜小北,姜小北却纹丝不动,那胖子却是趔趄了一下,然后赶紧起身道歉道。

“恩”姜小北点了点头,却是注意到那似商贾的胖子手里紧紧抓着一个布包,便连不小心摔倒都优先着急那个布包,有些奇怪,猜想或许是什么重要的物事吧。

缓步直接沿着盘旋的楼梯走上了御空龙船的甲板之上,那楼梯通道还有不少岔道是通往那些房间的,船上有专门让那乘客休息的客房,之前拿那竹简便是上房,所谓上房则是甲板之上单独入住一人的房间了。

暂时没有去那房间里头,甲板之上还有宽敞的专门供给那上房客人驻留的散步的大厅,便找了个靠着窗口的位置坐了下还,大厅之中还有好些客人,近半竟然都是修士,除此之外便是那些极为富裕的权势之人了,让姜小北奇怪的是之前不小心撞到自己那蓝衣胖子,竟然也在此处,怀中紧紧抱着那布包神情倒是极为正常,但是那略显慌乱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也没多想,姜小北注意力很快便放到那御空龙船之上了,有人前来提示众人,龙船便要起飞了,随着最后一拨人登了船之后,那御空龙船颤抖了一下,便缓缓离地而起,十数分钟后便升到了那天空之中,悬浮不动,随后那船身似乎闪烁了一下蓝芒,那船身周围竟然缓缓出现了一道淡蓝色的光幕笼罩住整艘龙船,龙船便朝着某个方向缓缓移动了起来,随后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平稳了下来。

这番过程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此时甲板之上不少的人围着那栏杆向着船外望去,浮云就在身侧,那船下的人影楼影渐渐变小,整个城市此时囊括眼中,惹得许多人齐齐赞叹欢呼。

姜小北好歹也是做过灰机的人,一点都不好奇能见到的这番景色,起初还觉得有些新奇,这会见那龙船行驶稳定之后便略感无趣了,这会竟有一个身着灰袍人影缓缓走了过来。

“这位朋友,我可不可以在此一坐”那灰袍人影是一副中年模样的男子,此时很客气问向了姜小北。

“自然可以,随意便是”姜小北之前便探查过了,这龙船之上除了那乘客的修士之外,还有着不少那些原本便在船上的值守人员,具都是修士无疑,想来是运转这御空龙船亦或者是维护安全的人员了,而且质量出奇的高,真元境界中人便有十数人,修为最高的竟然到了那聚魂境界,虽然只有一位,而此人恰好便是眼前这灰袍男子。

这御空龙阁里怕是不下数十艘那龙船,若是每艘船之上有一名这聚魂境的人物坐镇,已是极为可怕,而且此地不过便是望月城管辖之下的近百城池之一,光是这聚魂境修士的数量便让人惊心,而且这不过是那些宗门之下的其中一种运营的生意罢了,由此可见这经营这龙船的那些宗门是何等庞大的势力,简直超乎想象,此时见这人前来搭话,虽然奇怪,但是自己初到此地也没做过任何事情,想来也不可能跟谁有过节,身正不怕影子斜,自然是无所顾忌。

“道友切莫误会,想必你也知道我是何人,我在这龙船之上生活枯燥,除了修炼之外便是琢磨如何打发时间了,这次见道友修为琢磨不透,怕是远超于我,便起了结交之心,冒昧前来,还请切莫见怪”那灰袍修士坐下之后笑道,然后挥挥手,便有人送了上来果盘点心与酒水。

“哪里的事,四海之内皆朋友,能与人结识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我唤名姜小北,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姜小北这下乐了,此人能坐镇那御空龙船,一定也是那宗门弟子了,怕是见识极其丰富,若是能交个朋友想来便只是闲聊自己都收益不少,有哪里会拒绝。

“哈哈,好好,在下姓陆单名一个琴字,姜兄弟直接唤我名字便是”那陆琴见姜小北为人也好说话,兴致也是来了。

“我这名字有些女儿化了,没办法,父母当初便这么给我起的名字,莫要见笑”陆琴见到姜小北有些诧异,赶忙解释。

随后两人便边喝酒便交谈了起来,所言甚欢,交谈之下姜小北倒是知道了不少事情,问及了陆琴关于这御龙龙阁之事后,因为这也并不是什么秘密,陆琴竟然知无不言,原来这几位庞大的御空龙阁并不是一家宗门所垄断的,而是在大云国之中所有能排的上号的十数个宗门一同经营,管辖以及分摊利润,也是那些宗门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了,陆琴便是其中一唤名凌云宗的弟子,因为各个宗门要根据贡献大小还分润利益,便会排出门下弟子轮番来值守这些龙船,在宗门里算是极为重要的任务了,陆琴便是在这艘龙船之上守护了两年之久,还有一年的时间才能等到任务完成,与下一名前来轮换的弟子交接任务,这才能再次回归宗里。

“对了,不知道姜兄弟是何门何派,似乎对这些似乎是常识的事情一无所知啊”交谈片刻之后倒是轮到陆琴奇怪了,出言问及。

“我是无门无派的,家传下来的修炼法门,然后自小我便在那深山里头独自修行,才出了那深山没多少时日,自然是有些事情一无所知了”姜小北早已经打好了腹,这会自然一脸诚挚的说了出来。

“原来姜兄弟却是散修啊,修行到了这般地步怕不止是天赋异禀了,想来自身的努力绝对不小”听到姜小北这番说法之后陆琴竟然满脸佩服夸赞了起来,似乎这散修能修炼有成是多么的不容易。

“哪里的事,纯粹是运气好罢了”姜小北摆了摆手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姜兄弟的修为到了何等境界,但是散修毕竟艰难,有大成就者寥寥无几,此时正是十年一度各个宗门大开山门之际,姜兄弟何不趁此机会拜入那宗门之中呢”陆琴这会满脸真挚说道。

“我年纪不算小了,而且身上还有自己家族所传的功法修炼在身,那些宗门还能收我不成”姜小北原先也起过这种念头的,自己三部功法怕是到了尽头了,寻找新的修炼功法或者后路也是日后必行的事情之一,这会眼前恰好有人解惑,便直接问道。

“姜兄弟想多了,怎么可能会不收呢,只要是没有异心,而且能通过那各个宗门的考核,其他并无大碍,许多修士世家每到这个时候还会排出家中的子弟前去参与那宗门的考核,拜入了宗门之后有了宗门支持,家族还增添了一丝底蕴呢,那些人自然也会有着原本属于家族功法的修为,一点关系都没有,反而比那些普通弟子更容易出头呢”陆琴的一番话语直接打消了姜小北的顾虑。

“这样啊,那再好不过了,到时候我便前去参与那宗门的考核罢,若能得入宗门再好不过了”姜小北点头说道。

“这是一宗盛事,近日来搭乘这龙船之人大半都是冲着这宗门山门大开的时机前去参与,不然平日里哪来这么多乘客,你看这些人,都是如此”陆琴此时也笑着说道道,随手指了一些人,其中有那青年男女,也有不少的中年有些许修为在身之人。

就在陆琴和姜小北交谈甚欢的时候,那龙船似乎极为轻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又停息了下来,陆琴原本欢愉的神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直接便站起身来,神情凝重望向了四周散布的乘客之中。

“怎么了”姜小北修为不弱,虽然对着御空龙船一点都不熟悉,但是神识感应之下变察觉到了异样,之前便已经知晓,这龙船便是靠着一股由内置外散发出了一种能量来维持动力以及能悬浮在这空中的,那股能量出处暂且不明了,但是也大致明白了运转的原理,先是把那龙船托扶在天空之上,然后表面的元气罩不仅仅是笼罩住了船身,还抵挡下了高空之中的狂风,最重要的是呈现出了一种似乎是陀螺一般的旋转之力把船身向着前方推去,原本极为正常的龙船却在刚才一震之中有股怪异的力量从出这出船舱之中传了出去,竟然运转得有些晦涩了起来。

“最近也正是由于望月城的这场盛世,不止是望月城管辖之下的那些城池,便是整个大云国的人都纷纷所至,所以那些有心之人也出来了,前两日开始便偶尔有御龙龙船相续出事了,但愿是我多想了”陆琴极为认真的说道。

这时候也有几人从船腹之中从奔跑了上来向陆琴禀告了刚才的情况。

“你们叫齐所有人,对龙船上的乘客逐一排查,核对那登船符简,还有所携带的物事都要检查一遍,发现了特殊情况赶紧禀报我”陆琴急忙下达了命令。

此时姜小北皱着眉,虽说这事情和自己关系不大,但是现在好歹自己还搭乘着龙船呢,要是出事了也是麻烦得很,此时竟然不经意间望向了登船时候撞到了自己的那蓝袍商贾模样的胖子之处。

那胖子还是坐在远处不动,但是这会双手却是不自觉颤抖着,额头之上冷汗直冒,满脸苍白。

“小心!”不过瞬间的功夫,姜小北却是神识感应到了那蓝袍商贾手中那布包竟然萌发出了一丝丝的白光,之前那影响了龙船的那股力量此时不在遮掩,直接从布包之中喷涌而出,情急之下姜小北不过只能出言喊了一声,便站起身来急速往身后退去。

“大家小心,赶紧离开甲板,直接跳下龙船,竹简之上存有灵符咒语,可保你们不死”不过瞬息之间,那布包之中也不是是何事物,散发出蓝色的剧烈光芒,然后缓缓浮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极为巨大的蓝色光球,之上还有闪电模样的线条在生灭,而且在那蓝色光球影响之下,整艘龙船的光幕之上也出现了这般生生灭灭的线条,于此同时那蓝色光球散发出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那陆琴见此,也急忙退后,运气元力连声吼道。

“这竹简竟然还有这种功用!”姜小北极为惊异,此时那另外的几名在船上的巡守人员听了陆琴的话直接便逃离到了那甲板之上,直接纵身跃下了这御空龙船,那些散布四周的乘客里不少均是修士,反应也是不慢,见有人带头了便也急忙学着跳了下去,倒是有些不过紧紧是有钱财的乘客却是慌乱着嘶叫着,乱作一团。

姜小北也不敢怠慢,见那陆琴也是拔腿便走,也跟了上去直接穿过了人群到了甲板之上便纵身一跃……

去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怎么走
对南京京科男科医院的评论
去南京京科男科医院的路线
在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怎么预约南京京科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