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资讯网 > 健康

原秘书忆王立军开始也关心下属後來满口脏话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9:06

  核心提示:忻建威说,王立军开始时对人也有好的一面,他会拿一些别人送他的东北大米、腊肉分给下属,让他们跟家人分享。

  忻建威 资料图

  本文节选自《身边人眼中的王立军》 作者:雷磊 刘长邹思聪 原载于《南方周末》

  话筒恐惧症

  刚到重庆时,王立军经常夜里加班,不少警员都觉得他是个很勤奋的官员。忻建威说,王立军开始时对人也有好的一面,他会拿一些别人送他的东北大米、腊肉分给下属,让他们跟家人分享。

  忻建威母亲过70岁生日的时候,王立军不知如何听说了,就拿来一支鹿茸让他回去孝敬母亲。这令忻建威很感动,他在机关多年,还没碰到过领导给下属送东西的先例。看他有些迟疑,王立军开玩笑地说:这个上60岁的人才能吃,你妈了个,不能偷吃哦。

  能体会到王局长的温情实属难得,尤其是他在公安局地位稳固之后。遇到不顺意的事情,他便呵斥处罚身边的人。处,减员到一半。他的处罚不仅是个人,常常连坐当事人整个单位,他自比商鞅,相信严刑峻法出成效。

  张继超曾是重庆公安局禁毒总队毒品检测鉴定中心主任,他在多次公安干部会议上见到过王立军。一次,中层干部会议上王立军的话筒没有声音,旁边的副局长赶忙将自己的话筒递了过去。设备花了这么多钱居然是坏的,这其中有腐败,肯定有人吃回扣。王立军愤怒地对着全会场人说道,现场就下令给我查。

  此后话筒恐惧症便一直困扰着下属们,王立军的随行团队中也专门增加了一名音响设备调试人员。这名技术警员提心吊胆,害怕出错。在筹备一次会议时,站在二楼的他发现主席台上的王立军嘴巴在话筒边上动却没有声音,吓得魂不附体。当时直接跳楼的心都有了。事后发现,当时王正与身边的人交流,并未对着话筒。话筒没坏。

  王立军的随性几乎无所阻拦。他曾在正式的场合告诉下属,重庆公安系统的黑社会比例达到百分之十六七,并宣称自己调查过。这一说法遭到内部人员提醒后,他才逐渐不再使用。

  他心血来潮,要求警察系统全员做好事,每人每月需要登记两件,录入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好事内容、帮助人姓名、以及见证人姓名,弄虚作假者将受到追究。

  重庆市公安局曾考虑过设立大学城分局,王立军带领着一帮公安干部前往沙坪坝区考察。考察结果并不理想,准备先成立一个派出所。会议结束阶段,王立军忽然宣布在座人员全部留下成为派出所警员,其中一位副厅级的领导便充任派出所所长。

  身边的人不断被赶走,王立军开始通过书信与警员联系。不少给他写信夸赞他成就的人,都获得了晋升。在重庆公安局指定的招待酒店里,还住着从全国各地来投奔他的人,他们放弃了在当地的发展准备投至王立军麾下,王也不断将这些外来者任命要职。为了讨得欢心,重庆一些地方警局还编纂了《王立军局长对公安工作的指示》,供警员学习。

  作为王立军的随行人员之一,张英在2011年初通过考试成为一名警员。她大学期间一直关注家乡的动态,听人都说王立军是个英雄。在市局食堂里,她第一次见到王立军,当时他带着客人来参观。我正在吃饭,被旁边的人扯起来,然后跟着人群一直鼓掌。张英看到王立军挥了挥手说,大家不要拘谨好好吃饭,很和善的样子。

  之后,张英的眼睛看到了越来越多分裂的事实。电视上打黑局长很清贫,但实际上他住在比华利豪园的独栋别墅中,那里的每栋房屋的价格都在数百万。高高在上的局长还会经常破口大骂,脏话连篇。一个秘书将他办公室的花盆打碎了,王在众人面前叫道:有人要谋害我。

医疗纠纷
设计观点
运动养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