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资讯网 > 育儿

使徒苏醒的美漫 第二十七章 今日告别与恶灵骑士

发布时间:2019-09-24 14:07:32

使徒苏醒的美漫 第二十七章 今日告别与恶灵骑士

加朗斯的精神扫过了全城,九头蛇已经遍及了整个底比斯,这座城市已经从根部烂掉了,加朗斯必须抹掉这座城市,他身上已经背负了太多的人命,再多几个也无妨了,或许在多年以后这座城市会重新于废墟上立起,到时候应该就是座生机盎然的地方了吧。

“老师......”马拉卡尔低头握拳,在那废墟的中心站立着一切的罪魁祸首,但马拉卡尔深知以自己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身体去对抗那种怪物纯粹就是送死,他打起精神,努力不让泪水脱离眼眶,“你的遗志我会继承下去的,怪物会被猎杀的。”

马拉卡尔向着山后跑去,趁着那个怪物还没有发现前,他要尽快的逃走,中转站那里很可能就是怪物的下一个目标,现在他就是组织最后的火种,他必须撤离到安全的地方,然后为了组织的复兴耗尽自己的一生。

“你从死尸中把我救了出来,总有一天我会夺回你的尸体。”

那还是个被苍蝇和鲜血遮蔽的月夜,一场屠杀从城墙的东面开始,西面结束,有人说是恶魔来了,有人说是一个神使发疯了,而马拉卡尔看到的是隔壁店铺的卖布大叔凭空引爆了一个个邻居的头颅,是的,是疯了,也变成了恶魔一般,但他依然是一个人类。

“你们根本都不知道,你们根本都不知道!如果你们看到了我的所见,你们也会这样的!!!”怒火在熊熊燃烧,再不去制止这个城市可能就要完了。

就在此时,一道箭羽划过黑暗,带着刮过空气的声音插进了这个凶手的后心,“啊!”一口鲜血从喉咙涌了出来刚才大杀四方的凶手应声倒地,在心脏被穿透的情况下他仍然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我们.....只不过是.......工具......”

钟声响起,那是宣告胜利的摇铃,马拉卡尔感受到地面传来微弱的震动,是鞋底摩擦路上沙土的声音。

“快看,这还有个小孩!”

一个士兵对着后面的众人高喊,这时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两旁的人自动给他让道,他低头看着尸体里面那双清澈的眼睛,“喂,小家伙,不用害怕,我们在这,”安伯斯伸出了他的双手,在马拉卡尔的眼中,那就是唯一的希望。

底比斯废墟

刚走出没两步,加朗斯叹了口气又折返回来,驱散了成吨的沙土,加朗斯找到了安伯斯的无头尸体。

“没有恢复的迹象,”在脖子被捏碎的平面上,并没有任何新生的部分,但保险起见加朗斯释放高温火焰焚化了安伯斯的尸体。

恶臭弥漫,加朗斯竖起一道屏障隔绝了气味,“这次就不要再活过来了,”他转身打开一道传送门,“再见了安伯斯。”

...........

一万多年前,亚特兰蒂斯陨落,在那之前一个叫做力量奖章的道具出现,这宝物曾以强大的超自然力量保护了人们很久,在亚特兰蒂斯被天神组击沉后,这个宝物就由鲜血氏族保管,直到一名叫做扎坦诺斯的元素恶魔领主企图去夺取这个奖章。

不得已鲜血氏族与第一批复仇之灵达成协议共同对抗扎坦诺斯,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扎坦诺斯被打回石像,力量奖章被分成四份,交给两个家族的人保管。

大约两千年前上帝与天堂制造了第二批复仇之灵,这一次他们的目的是来监管人类的罪恶本性.......

天,黑的可怕,今晚连星光都在躲避,在茫茫的黑夜中一道火光从远处的沙漠一路延伸到那座废墟,如果仔细看去就能发现,那火光可不是什么行驶到商队,而是一个个燃烧的马蹄印。

他是复仇之灵加兰菲尔,一个在历史上从未听说过的恶灵骑士,今夜他闻到了灵魂哀嚎的味道。

他走在废墟中,燃烧的骷髅头成了唯一的光源,建筑被毁,人们死亡,四处都是不全的尸体和无主的四肢,偶尔走着还能踩到某个人戴满戒指的手指,这里的惨状如同人间地狱,即使罪魁祸首离开了此地但那邪恶的气息仍然把骑士身上复仇的火焰点的前所未有的猛烈。

但气息在城中心的位置就断裂了,凶手好像凭空消失一般。

搜查时沉默的骑士忽然抬头,那股气息又出现了,而且是在遥远的北方。

骑上燃烧的鬼马,撞开了沿路的所有障碍,他要去狩猎那个罪恶的灵魂。

巨大的火光在底比斯升起,如同凝固汽油弹爆炸般切开了沿路的所有建筑,最后消失于天际。

回到巴比伦,加朗斯的精神还在操控天启的身体,在搜寻了天启这八百年的记忆后他发现了那艘天神组留下的飞船。

除了电影,加朗斯并不知道所有漫威剧情与背景,所以最开始他也不知道有关这艘飞船的事情。

“话说这个地方,四周是草原,和低矮的山坡,等等,”加朗斯在天启的记忆中看到了一些游牧民的模样,“不像是欧洲人也非完全的亚洲人,并且靠游牧为生,难道是古代的蒙古那边么,这么说来我记得好像漫威的古代中国有一个叫做昆仑的地方,看来有必要去看一看了,在那里应该有些我并不熟悉的存在。”

切断了精神联接,加朗斯把天启直接丢在了巴比伦的城外,他没急着回去,那里有塞勒涅他们就够了

使徒苏醒的美漫  第二十七章 今日告别与恶灵骑士

,加朗斯已经在天启的大脑中留下了去了解古代中国的命令,估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出发了,自己这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加朗斯回到自己的墓穴,在那石棺里正摆放着一截如同枯萎树枝般的断手和一个十字架型的短杖,在与荷鲁斯的一战之后他发现了自己一个严重的弱点—魔法,按理说A.T力场作为心灵的屏障只要加朗斯拒绝被接触那所有的攻击应该都不能奏效,但事实上,荷鲁斯的安柯法杖却轻而易举的穿过了屏障,在那时侯加朗斯没有注意但现在突然回想起来,其实荷鲁斯不仅用安柯法杖的魔法攻击过A.T力场,他右手的沃斯权杖也曾发出过大量神力但那次虽然造成了裂缝不过力场还是防御住了,反观安柯的死亡之力却是直接穿过了力场,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难道说A.T力场只能防御我能够理解的力量么,沃斯发出的能量虽然包含神力但本质仍是高能射线,至于安柯,那种死亡之力我从未了解过,或许应该去学习一下魔法了。”

阜阳治性病好的医院
梅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信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的电话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