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资讯网 > 体育

魔装 第六六零章 大场面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7:03

魔装 第六六零章 大场面

“天下?”刚开始听到这个词的时候,苏唐等人感觉有些好笑,不过是那丧钟之内蕴藏的奇特空间,也配叫什么天下?不过他们再看看周围的山水,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却又感觉笑不出来了。

“现在束手待擒,本宗还能给你们一条活路,还要负隅顽抗,那就别怪本宗辣手无情了”那鹤发童颜的老者又道。

“你们这些井底之蛙……如果不给你们一点教训丨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宗主了……”樊赫叹道,接着挥动蒲叶,口中发出怒吼声:“滚”

轰轰轰……刚猛的劲流蓦然间拔地而起,场中一阵阵飞沙走石,周围的林木成片被拦腰折断,气势汹汹的百余号人全都变作滚地葫芦。

在外界那条数百米粗的巨蛇面前,苏唐等人大概就是一只只小跳蚤,可是在这里,苏唐等人却成了巨无霸的存在,对面的修行者,弱如蝼蚁。

那鹤发童颜的老者被吹出老远,一身上下变得狼狈不堪,金冠掉了,衣服乱了,头发散了,口鼻也撞出血了,事实上樊赫已经留了情,否则蒲叶挥出,足以要了那些修行者的命,作为核心的宗主,不过是个小小的宗师,又怎可能与圣境级大修行者抗衡,差得太多了。

“这是什么妖法?”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惊骇的吼道。

妖法?樊赫有些恼火了,他是绿海的修行者,平时最忌讳的就是别的门派的人污蔑他们修行的是妖诀。

樊赫刚想再次挥动蒲叶,苏唐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樊兄,那些人根本看不出你的深浅,还是我来吓唬吓唬他们吧。”

话音刚落,苏唐扬手甩出魔剑,魔剑飞行在空中,急速膨胀开,化作一柄百米长的巨剑,接着便从空中落下,深深的刺入地面中。

轰……巨剑落处,地面开始剧烈震动起来,那些人都化作了雕像,傻傻的看着高入云端的巨剑,樊赫手下留情,他的蒲叶好像没什么杀伤力,所以那些人并不害怕,而苏唐的魔剑是真真切切的,他们都知道,如果刚才那一剑落在他们头上,足以把他们碾为齑粉了。

“神通……这是大神通……”那老者的脸孔扭曲起来,用走了调的声音高叫道。

苏唐踏前一步,身形如闪电般掠过百余米长的距离,出现在那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他真的没有用力气,也不想伤害谁,但他身形掠动所裹挟的劲流,正卷向那鹤发童颜的老者,当场把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掀了个跟头。

不过,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毕竟是宗师,身手还算敏捷,他立即又从地上翻身跳起,不错眼珠的看着苏唐。

“我们几个朋友迷了路,所以误闯到这里,不知者无罪,还望您老不要在意。”苏唐轻声道。

“不敢不敢……”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慌里慌张的躬下腰。

“我们又累又饿,如果方便的话,还得向您老讨几杯茶水喝。”苏唐又道

“远方有贵客,老朽自然要尽心招待。”那鹤发童颜的老者勉强笑道:“几位,这边请。”他并不是心疼那几杯水,而是心绪依然没有从刚才的震骇中清醒过来。

对面的人全部都被苏唐那一剑吓到了,他们不敢乱说话,象木偶般让到一边,继续傻傻的看着苏唐等人。

苏唐招手收回魔剑,跟在那鹤发童颜的老者身后,向山上走去,卫七律等人也迈开步,跟着苏唐。

“他要去做什么?”商天良道。

“反正我们现在也出不去。”卫七律道:“要在这里逗留个一、两天的。

时间不长,前面出现了一座山崖,山崖间没有桥,只有一根绳索,绳索上挂着一只吊篮,吊篮中能装五、六个人。

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没有进吊篮,直接纵身在空中,飘往悬崖对面,等他落地后,立即转身向后看去,却看到后方空无一人,他不由愣在那里,下一刻,他才感应到灵力波动从他上空掠过,又急忙把头转了回来,发现苏唐等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飞过了悬崖。

这似乎是在验证着什么,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显得更加紧张了,低头默默赶着路。

踏上长长的石阶,路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不过,那鹤发童颜的老者身份极高,所有的人看到那鹤发童颜的老者后,都会立即让在一边,微微躬腰,毕恭毕敬的等着那老者先行通过。

等那鹤发童颜的老者走出老远,还有人在用充满敬畏、或者是狂热的目光盯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能自己。

苏唐和卫七律等人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四周,周围林立的山峰上,坐落着高高矮矮的楼宇,大概数一下

,差不多有数百座,也就是说在这个宗门内讨生活的,至少有几千人。

宗师?区区宗师,居然撑起这么大的场面?苏唐等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片刻,那鹤发童颜的老者走进一座大殿,大殿高有十余米,分为三层,占地极广,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那鹤发童颜的老者带着苏唐等人走进正厅,他很客气的请苏唐等人坐下,接着点起炭炉,架上一壶水,在等水烧开的时间里,他走到桌椅旁,陪笑了一圈,接着慢慢坐下。

“这山叫游龙山?”苏唐问道。

“啊……”那鹤发童颜的老者立即站了起来:“是,是叫游龙山。”

“这里是什么宗门?”卫七律问道。

“游龙天宗”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显得很骄傲,随后想起什么,神色又显得有些颓然了。

樊赫释放出的风,,他并不是很害怕,但苏唐那一剑太过恐怖了,别说杀了他们,就算彻底毁了游龙天宗,估计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意识到了自己和苏唐之间的巨大差距,所以一直显得诚惶诚恐,生怕一个不慎,给自己、给宗门惹来祸患。

但是,那鹤发童颜的老者依然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苏唐,苏唐现在的实力,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的。

“游龙天宗……”苏唐顿了顿:“您老贵姓?”

“不敢,免贵,老朽叫史文路。”那鹤发童颜的老者回道。

“史老,这世间共有多少个宗门?”苏唐问道。

“大大小小的宗门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沉吟一下:“差不多有一千多个吧。”

一千多?苏唐等人对视了一眼,比他们那里的宗门要多出不少,看样子,他们是遇到了一个极小的修行宗门,怪不得实力这般低微。

“最厉害宗门叫什么?”商天良问道。

“最厉害的宗门当然是我游龙天宗”那鹤发童颜的老者说道,接着他发现苏唐等人的神色有些古怪,似乎是不相信,感觉有辱没宗门的嫌疑,急忙解释道:“我游龙天宗内,能御空而行、遨游云海的大修行者不下十人远远超过其他宗门,当为天下至尊”

苏唐等人集体语塞了,御空而行那是修行的基础好不好?连飞都飞不起来,还叫什么修行者?

苏唐突然笑了,笑得有些无奈,也有些古怪。

“你笑什么?”卫七律不解的问道。

“我们……这样看他们……”苏唐缓缓说道:“而在星空之外的星君们,是不是也在同样看我们?”

卫七律等人都沉默了,刚才那鹤发童颜的老者自吹自擂的举动可笑到了极点,甚至让他们懒得去反驳、去揭开真相。

因为没有必要,谁会去和蝼蚁们讲述什么天地、日月、四季、生死等等奥义呢?

何况,说了人家也未必会信。

苏唐的话蓦然点醒了他们,他们会感到那老者异常可笑,如果天外的星君们通过某种手段观察着他们,也同样会感到可笑吧?

不过,他们的处境应该比那老者强一些,至少他们知道星君的存在,而那老者却是什么都不懂,真正的无知、苍白。

那老者听不明白苏唐他们在谈什么,正好这时水烧开了,他很殷勤的走过来,为众人一一倒上茶水。

“你们身上谁有五花聚顶丹?”苏唐突然道。

几位都是人精,明白苏唐是怜悯那老者,想给那老者几枚丹药,商天良和樊赫在身上摸了摸,同时摇起了头。

“我这里有。”卫七律掏出一个瓷瓶,抬手扔给了苏唐。

“不是吧,卫圣……”商天良道:“你们魔神坛穷困到了如此境地么?五花聚顶丹还要带着?”

“丹药是我自己炼制的。”卫七律有些不好意思:“炼好之后又舍不得扔掉,便带在身上了。”

“你还会炼制丹药?”樊赫道。

“嗯,闲暇时学一学,也算是玩耍了。”卫七律道。

苏唐好奇的打开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五花聚顶丹,丹丸很饱满,光泽度也非常不错,异香扑鼻。

“老卫,炼得很不错么。”苏唐夸了一句。

“呵呵呵……”卫七律露出自得的笑容。

“史宗主,我们误入这个地方,相互结识,也算是一段缘分。”苏唐看向那鹤发童颜的老者:“一点小心意,还望史宗主笑纳。”

蚌埠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江门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辽宁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蚌埠治疗阳痿方法
江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