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资讯网 > 体育

长生证道 第二百四十一章 血蝶仙子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7:35

长生证道 第二百四十一章 血蝶仙子

种子通哈哈一笑:“当然是真的了。否则非亲非故,他跑回来为你送死干什么?难道是吃多了吗?”

“你说得对,一定就是这样的了……”宗静雪忽然一笑,整个人的气质好像都变得不一样了,似乎,心里有什么东西豁然开朗了似的。

“小美人儿……”种子通见宗静雪神色有异,心中顿时一凛,生怕她跟着凌霄一起赴死,赶忙又开口道:“你还是乖乖从了我吧!你的小情郎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来救你,无非就是想让你好好地活下去,你可不能辜负了他的一番希望啊。”

“好,我明白了。”宗静雪嫣然一笑,缓缓闭上了明眸。

“小美人儿,你要干嘛?”见宗静雪突然变得不闻不动,就连眼睛也闭上了,种子通忽然觉得有些不妙,踏上一步正要向她抓去,却见宗静雪突然睁开了双眼,目中陡然迸射出一缕宛如实质的光芒。

即令是以种子通的境界,在这道精光面前都觉得心里擂鼓,双腿打颤,竟然情不自禁地当场顿住。

宗静雪的俏脸之上倏然掠过一抹极度诡异的血色,接着冷冷一笑,忽然伸手拔下头上的银簪,一簪扎到了自己的一根纤纤玉指之上。

顿时,那白玉一般的小指头上,赫然渗出了一滴血珠。

“你……你……”种子通心中升起的那一丝不安之感越来越是强烈,他觉得,这个刚才对自己来说还是一只待宰羊羔的少女,此时好像哪里已经变得不对。

宗静雪看了种子通一眼,缓缓抬起玉指,点在了自己的双眉之间,那滴血滴便立刻陷了进去。随即,她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片刻,种子通便是骇然地发现,在她的点指之处,一枚玄奥的血色符印缓缓地凸显了出来,竟然是一个长相极其妖异的蝴蝶。

那蝴蝶的身形越来越是清晰,最后轮廓宛然,跃跃欲出。同时,场中不知何时飘来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此时,闭上眼睛的宗静雪蓦地重新睁开了双眼,浑身气息迎风暴起,一路上扬,倏忽之间便冲破了灵元巅峰,飙涨到了灵化入境晚期。

“血蝶之禁!”趴在一旁的慕芸芸,见到此状眼中不禁泛起一抹异色。

此时,宗静雪的春水美眸此已然浮起一片血色,里面闪过一丝邪魅的讥嘲之色:“你不是想让我做你的炉鼎吗?”

“血蝶封印!”种子通大骇,情不自禁地倒退两步,脸色大变地道:“你……你不是她!你……你是……血蝶仙子!”

“本宫在灵修界销声匿迹已有一百余年,没想到居然还能有人认得,你这个家伙也还不蠢……这样也好,让你做我的血奴,倒也算是马马虎虎了。”

宗静雪微微一笑,突然目光一凝,一道数十丈庞大的血光从她的头上勃然冲起,里面一只数丈大小的蝴蝶扇动着翅膀腾上天空,那双妖异的眼睛死死地锁定住了他。

这刹那间,种子通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得一动也不能动了,就连想再次变回本体也成了千难万难!

“血蝶仙子,不,不,血蝶娘娘,晚辈有眼不识泰山,请娘娘饶命啊……”种子通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惊恐地骇叫道。

“饶命?可是你的天魔蛛杀了本宫最在意的人,你这个主人难道就不用负任何吗?”血光之中,血蝶仙子的身子笑得有如花枝乱颤。

突然脸色一沉,对着种子通一指,声寒如霜地道:“去!”

呼的一声,那蝴蝶双翅一振,眨眼之间便来到了种子通的面前。这只蝴蝶的左右前翅上各有一条对应的弧形金绿色斑带,后翅的中央后缘,有几块月牙形状的金黄色斑块,尾部拖着一根蜷曲纤细的长长触须。

蝴蝶在空中一个华丽的盘旋,优雅地落到了种子通的头上。虽然它体型巨大,但种子通却感觉不到它有什么重量,只是心中有着一股深及骨髓的恐惧。

那蝴蝶尾部的卷曲长须渐渐伸直,变成了一根针形的吸管,缓缓地插7入了种子通的脑袋。种子通只觉先是头上一凉,接着便是一股令人无法想象的剧痛,从头部开始向着全身迅速蔓延。

突然,种子通打了一个寒战,周身的灵力开始急速地向外倾泻,势如大江东流,一去不返。

“啊!”

种子通浑身剧烈抽搐,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嚎。在那蝴蝶的抽取之下,他一身的鲜血急速外流,真元就像退潮一样地迅速地消失,不禁吓得他心胆俱裂,魂飞魄散。

那蝴蝶吸血的速度极快,盏茶时间它的身子似乎就微微地长大了一分,而血蝶仙子头顶的血光也变得更加凝实了。

与此同时,种子通的意识却在渐渐模糊,身子停止了颤抖,就连惨叫之声也停止了。

半个时辰之后,蝴蝶终于将长须重新卷回收起,然后翩然升空

长生证道  第二百四十一章 血蝶仙子

,在空中一个八字形的漂亮甩尾之后,重新飞回到了血蝶仙子的头上,身子渐渐缩小,落入了她头顶的血光之中。

然后,那道血光慢慢弱了下来,重新回到了血蝶仙子的体内,而她眉间的那道血色蝴蝶的符印,也重新消失不见了。

种子通仿佛木偶一般地僵立片刻,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赫然已经成了一具干尸。

血蝶仙子缓缓闭上双眼,俏脸之上一阵红霞翻涌,片刻之后便恢复了常态,只是原本有如白玉一般的肌肤,多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再度睁开双眼之时,她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怅惘,似乎有些愀然不乐。接着,她的目光落到一处铺满了银沙的地带,那里空无一人,血蝶仙子却是无喜无怒地道:“既然你都看见了,那就出来吧。”

眼前空间一片模糊,一个活色生香的宫装娇媚女子款款而出,对着血蝶仙子拜了一拜:“小狐慕芸芸,拜见血蝶娘娘。”

血蝶仙子微微点了点头,淡淡地道:“你是凌公子的灵宠?”

慕芸芸俏脸一红,恭声道:“凌公子是奴婢的主人,但奴婢并不是凌公子的灵宠。”

眼前这位在灵修界可是大名鼎鼎的妖孽,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她可不敢随便惹来对方对自己的不满。

血蝶仙子淡淡地道:“你先去看看种子通身上,有没有蛛毒的解药。另外再把他们三个身上值钱的宝贝,一起给本宫收过来。”

“是。”虽然对她的话略略感到有些奇怪,因为在慕芸芸看来,以眼前这位的品味,并不像是对这些都能看在眼里的人物啊。不过她却是知趣地什么也没有问,当即奔了过去。

片刻,她手里捧着一个药瓶、两张符箓、一个小袋、两颗灵草返了回来,恭声道:“娘娘,小婢一共就找到了这些。”

血蝶仙子纤手一指,只听噗的一声轻响,药瓶的瓶塞自动弹起,里面缓缓飞起一枚灵气盎然的黄色丹丸,悬浮到了她的面前。血蝶仙子眼光略略一扫,嘴角微微一笑,手指对着凌霄轻轻一弹,那丹丸便化作一道黄光,倏地飞入了凌霄的口中。

然后,她道:“这些东西你都留着,等凌公子醒了就一起交给他。”

慕芸芸这才明白她的用意,不禁对她与凌霄的关系感到一阵好奇。当下却也不敢多问,只是应道:“是。”

血蝶仙子的目光扫过地上已成干尸状的种子通,嘴角不禁掠过一抹讥嘲的冷笑。

“孽畜,因为你的贪花好色,坏了本宫的一大计划,简直就是可恶之极,哼!”

血蝶仙子冷着脸,纤手一挥,一团zǐ色的火焰倏然落到种子通的身上,轰的一声熊熊燃烧起来,片刻之间就将其化作了一堆灰烬。

“你跟我走。”血蝶仙子淡淡地道:“带上凌公子。”

半个时辰之后,血蝶仙子和慕芸芸的身形再次出现在了一处隐秘的山洞。

血蝶仙子看了慕芸芸一眼,眉头一簇地道:“嗯,你先说说,你是怎么跟着凌公子的?有多久了?”

“启禀娘娘,小狐乃是半年前在浊光潭……”慕芸芸将自己如果遇上凌霄一事详细地述说了一遍。

“哦,这么说来,你跟凌公子签订了两百年的契约?”血蝶仙子喃喃地道,美目之中却忽然明亮起来。

“是……”慕芸芸有些忐忑地道。

血蝶仙子沉吟半晌,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浅笑:“好,很好!没想到你竟然与凌公子有这样的契约,那你以后不妨帮本宫做一件事。”

慕芸芸心中有些忐忑,口中却恭恭敬敬地道:“请娘娘吩咐。”

血蝶仙子道:“我要你从此变成我,以我的身份留在凌公子的身边,替我照顾他两百年。时日一到,我自会来将你重新换回。”

慕芸芸一怔,旋即试探着道:“娘娘,请恕小婢驽钝,可否请您再讲得明白一些?”

“很简单。”血蝶仙子缓缓地道:“你不是反正也跟凌公子有着两百年的契约吗?我并未违反你们的约定,所不同的是,你自己的身份,也就是慕芸芸这个人,必须消失。从今天开始,你要以我现在的宗静雪的名义,陪在凌公子的身边!”

西安治疗妇科方法
西安治疗妇科费用
西安治疗妇科医院
西安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