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资讯网 > 娱乐

【思路·小说】挂在树上的车

发布时间:2019-10-23 16:17:31
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 这声音反反复复在楼下响了半天,这菜鸟也太菜了,真该歇菜了。心里拱着的火,如同鼻子上的脓包一般,不挤不快。怒冲冲打开窗,正准备把想好的话高山流水般一股脑倒将出去,诸如:你的马桶盖没打开吧,怎么这屁股大半天还没坐上去……之类的脏词憋了一上午了,出去肯定是排山倒海之势。可,打开窗门往楼下看去,哑然失笑。所有的话全都缩回来了,因为楼下干干净净,连个车毛都没有。可倒车声还在响着:请注意,倒车! 是幻听?这玩笑可开大了,难道神经病前兆? 可透过浓密的无患子树叶,一只鸟笼挂在树杈上晃荡着。那是一只鹩哥,正在饶舌,倒车声就出自它的嘴。一楼的王老头背着手在鸟笼下转圈,练八卦步一般。 我问:“嗨,王老头,你牛逼,把车挂在树上了?” 王老头愣了愣,透过树叶看到我,说:“这个小畜生花了我一千多块,回来就不说人话了。本来想买给老太婆解解闷,可放在屋里翻来覆去就这鸟声,都快烦死了,我家老太婆的心脏病都要给它弄出来了。半夜都被它吓醒,还以为睡在车库呢。” “那你他妈的就挂出来烦我们?一点公德心都没有。” “无心之过,无心之过。”王老头抱歉地挥挥手,嘿嘿干笑一声:“要不这样,便宜一点卖给你算了?你文化好,要不把它的脏口改改?学学好,没准还能卖个大价钱。” “就你贼。属二十八档算盘的。” 王老头笑了,露出一口雪白得瘆人的假牙:“哎,你说是红烧烧还是白沾沾?三两肉一千多块钱,好像贵了点。” “是啊,龙肉也没介贵。”我幸灾乐祸,道:“还是放生吧,没准哪天它幡然醒悟,浪子回头痛改前非,又飞回来了,这不还有个盼头?” “那倒是,我还盼它养老送终呢。”王老头没好气,往上斜睨了一眼,道。一伸手,果真把鹩哥给放了。鹩哥扑腾了两下站到了无患子树梢,理了理黑得发亮的羽毛,也不急于飞走,淡定地清了清嗓子,叫道:“港督,港督。” 我惊奇地叫道:“这小子档次还不低啊?连港督都知道,牛逼。不过,香港都回归很久了,这也算是鸟中老泡了。” 王老头笑弯了腰,岔着气说:“你说啥么?这小畜生在用上海话骂人呢,就是傻逼傻逼的意思。” “啊?这不识好歹的东西,出去肯定祸害母鸟,还不如红烧了呢,白灼也行。一搓火就给油炸了,让它多嘴。”我顺手拿了块肥皂,想也没想就拽了过去,鹩哥一拍翅膀飞走了。 回头还不忘骂一句:“港督,港督。” 王老头笑得直跺脚:“告诉你更好笑的。我买的时候它还会念唐诗呢,可回来就叫倒车,我还以为它晕车呢。后来发现,这小畜生只要带它遛高兴了就会念‘床前明月光’,但是高兴过头了就连着念了‘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这倒还过得去,再一兴奋就麻爪了,连这话都出来了‘举头望明月,低头日姑娘。’你说气不气人?啥人教的呀?” 我嚷嚷道:“你这不放鸟归山,祸害鸟姑娘们吗?” 林子大了真什么鸟都有。 嘿嘿,这鸟孙子。 2、刺猬妖精 早些年,省文联有一栋旧楼,在一进门的右手,那是水磨青砖砌成精致的小二楼。它铺着洋瓦的楼顶,在同一个地方,八六、七这两年,响了两个爆雷。好在这旧楼以前是有钱人家盖的,避雷系统还很完好,没被炸塌,也算万幸了。 当时我在图编部工作,办公室就在旧楼正对面,(也就十来米)这两个雷是我亲眼看见的。第一个,就像一个火球砸了下来,同时带着巨响。第二个,闪电竟然像树根一样的形状,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然后一声巨响。相同的是,这两个雷都有一种无形的力,把人往后推。 那之后,听说旧楼闹鬼了。 旧楼是音乐家协会、书法家协会等协会的办公室,晚上没人值班。只有二楼的一个小房间住着一位老女人,好像是衢州人,刚调来民间故事协会不久,在杭州没有落脚地,临时住住的。 有一天,一件事令她毛骨悚然。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半夜时分,在睡梦中的她突然惊醒,听见木楼梯上有沉闷的脚步声,非常清晰,中间还停顿了一下,老人般咳嗽几声再走。一开始她还以为幻听,因为整个文联除了传达室有人外,别的就连鬼影子也没有。 谁会半夜里下楼呢?于是联想翩翩而至…… 第二天夜里,恐怖之极的事情又发生了。子时有人在敲水管,丑时有人在杂物仓库打呼噜、放屁,而且声音还不小。这下把她给吓坏了,这接二连三的怪事,就是胆子再肥,神经也禁不起这般蹂躏。 由于刚进文联,水的深浅还不熟悉,不敢乱说。只和她的一个朋友说了这事,她朋友突然想起了什么,神神叨叨地说,之前死了个老头子,会不会是他的魂灵来了?要不悄悄找一个法师来驱驱鬼? 当天晚上,他们就找了个法师偷偷地来到了小楼。当法师走到快枯死的三盆菊花前,停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说:这是那鬼魂生前养的菊花,现在没人浇水了,所以他的魂灵来找麻烦了。你们最近要供一下,另外千万别忘了给菊花浇水。 老女人放了供品点了香,晚上相安无事,没有任何妖娥子出现。 天快亮了,她怕影响不好,就早早地起床想把供品收了。可是,这回又把她吓坏了,鬼也吃肉?供品里的红烧肉,竟然一块都不剩,把她吓得瘫倒在地。 老楼闹鬼的事,不胫而传,整个文联里都在议论这事。从文人嘴里传出来的事,猫变了老虎,壁虎变了鳄鱼,要不怎么编故事混饭吃呢? 于是,瞒是瞒不过了,老女人向文联领导汇报了这古怪的事,当时丹丹的爸爸是党组书记,就过去看个究竟。在书法家协会门口碰到了朱关田,老女人重述了这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没想到朱关田随即哈哈大笑,说:“怨我怨我,这鬼是我们养的。” 这把老书记弄得丈二和尚了,什么啊?你们养鬼了?去见鬼吧。 朱关田卖了个关子后说:“嘿嘿,不好意思,惊扰了惊扰了。那是一只跑掉的刺猬,我们一直在找它呢。” 嘿嘿,这个刺猬妖精,还真能闹腾。 共 22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两篇小说写的都是作者身边的事,写得细腻生动,优美动人。通过本文能看出作者有深厚的文学功底。欣赏阅读问好作者!【编辑:小懿】。 1 楼 文友: 201 -01-24 09:07:45 从小就在想一个问题,这鹦鹉学舌经不经过大脑? 现在看来,这只鹦哥是有点有意识的。 唉,有些事啊,想想好玩,要真的玩起来,却也未必,比方这鸟。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检查预约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怎么收费的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开车怎么走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动脉硬化能吃通心络吗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 通心络胶囊治疗颈动脉斑块有效果吗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婴儿有点咳嗽怎么办
小孩晚上咳嗽很厉害怎么办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管用
儿童止咳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