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资讯网 > 娱乐

让人下跪的李阳莫非想做教主

发布时间:2019-11-25 07:32:45

让人下跪的李阳莫非想做教主

包头中学3000名学生在本校操场为疯狂英语集体下跪的照片,的确让人怵目惊心。这样的事不是发生在荒陋的乡村,而是发生在传播现代知识和现代文明的城市里的中学,更让人不可思议。那样一个大场面的集体下跪,显然是一种组织形态。且不说疯狂英语作为组织者它的动机如何,校方坐视这种不该发生的情况却未加制止,岂止

失察,更负有不可推卸之。在一个文明社会,没有任何权力可以让学生下跪。因为在非自觉的意义上,下跪显然是对人身权利的侵犯。

跪拜是传统皇权社会中的一种等级仪式,它经常发生在君王与臣子、教主与信众以及父与子、师与徒的对应关系中。这种关系在以宗法为特征的皇权社会中本身就是不平等的,跪拜恰恰是以仪礼的方式表征乃至强化这种不平等。受拜者面南而坐(或立),叩拜者膝手着地,头亦着地。这样一幅构图,是一方享受尊严,另一方则人格屈尊。人一旦跪下来便是一个动物的形状,从这个形状到人的站立,人类的进化足足花去了千百万年的时间。可是,跪却让人重新四肢着地。作为一种动作语言,它的文化语义很明显,就是在刻画尊卑和塑造不平等。

走出皇权社会的现代文明因其平等观念不断深入人心,应该是没有跪拜这一说的;但,事实上跪拜作为一种现象至少在民间依然绵延未绝。借用胡适曾经借用过的一个社会学的概念,它是前朝社会尚未汰尽的历史“遗形物”。比如中华民国初年,皇帝没有了,总统登基依然要去祭天祀孔。这登基和祭祀本身,即所谓历史之遗形。遗形物的存在保留着那种汰去文化的遗传密码,它常常借助某种程仪渗入人的意识并规范人的行为,如果这种程仪是通过诱导或强制而不断出现的话。因此,一个知识人的文化自觉,应该使他更自觉地抵制和摒弃这种糟粕性的历史遗形。当然,一个人、一个团体也可以凭借自身的某种优势,包括知识优势,利用这种程仪来达到极为私欲的目的,这不妨碍它冠以各种堂皇的名头。我不知道也不方便推测疯狂英语是否属于这种情况。但,至少我还不想排除这种可能性。

[1][2]下一页

天秤座
内饰
金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