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莆田资讯网 > 娱乐

大千之王 第一百六十五章 魔剑出

发布时间:2019-09-24 13:35:56

大千之王 第一百六十五章 魔剑出

绯红赤练剑所化的蛇影扑向魏无忌后心,在千钧一发之间,童飞发现,魏无忌的身后忽然冒出一团黑气,继而射出数道黑色光影,将赤练的攻势阻隔削弱,魏无忌乘机向前跃出丈外。+◆,

就这样,魏无忌逃过了这似乎必杀的死局。这一幕有些出乎了黑衣人的意料,她顾不得,挥舞着绯红剑追击上去,

魏无忌虽然逃过一死,但是脸色惨白,看起来这突兀的闪躲,似乎是某种秘法,消耗极大,虽然保下他一条命,但是明显法力被瞬间掏去大半。

眼见着身边两名黑水铁卫,瞬间人头落地,几乎没来得及反击,魏无忌心虚了。魏无忌龇目厉喝,“你是谁?”

此刻吧两个黑衣人的分水刺已经分左右攻来,而黑袍的绯红剑更是当面朝他直刺。那两名手握分水刺黑衣杀手都是筑基dǐng级修为,而且训练有素,身形敏捷,这分水刺和一般明显不同,通体银亮,仿佛月下寒光,白色之中泛着一丝幽幽的绿色。这是毒刺,这武器似乎特殊淬炼,其中包含让神经麻痹的剧毒,难怪黑水铁卫无法反抗,任其宰割。而绯红剑如火红的长舌,直攻中路。

三个人,三个方向,左中右三路,将魏无忌抵死在死角,他已经避无可避,看来唯有一死。

不!魏无忌爆发出一种不甘,如一头受伤的野兽,苍白的脸因为恐惧痛苦而扭曲。

此时大殿内,殷十九感觉到了不对,正要冲出来,眼前忽然冒出一个黑影,挡在了他面前。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让他心神不由的一紧。

“你的对手是我

大千之王  第一百六十五章 魔剑出

!”空气中传来一个阴沉诡异的声音。

“你是谁?”殷十九后退一步,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已经无法顾及魏无忌了。

“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但是你若是再踏前一步,本尊就撕碎你的神魂。”风淖的声音如地狱魔王。

那些修士本已经惊起,可是突然出现这鬼魅般的影子,尤其是慑人心魄的压力,让他们下意识的纷纷退避。

中厅就剩下了殷十九和风淖。

“哪里的恶鬼,道爷先收了你!”殷十九一挥长袖,右多了一把奇怪的剑,这剑仿佛古钱铸成,而左手则是一个奇异的黑色铃铛。

“玲玲玲”他后摇着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但是在场人听了,仿佛神魂大震,似乎有大锤在敲他他们的心神,让他们难以自持,忍不住捂住耳朵,脸上痛苦万分。就连墨子凯都不得不趴在地下,拼命捂住自己的耳朵。

“哈哈,摄魂铃,你当本座是鬼魄吗?”下一刻平地生气一团黑风,整个大厅顿时狂风自起,所有的一切均被吹得东倒西歪。殷十九更是站在了风暴中心,全身衣衫被吹得七零八落,不要説去摇动铃铛,就是站都站不住,仿佛他只要一分心,自己就会被凤卷漩涡吞噬。

“拿来吧!”风淖大笑,一伸手,那铃铛就此脱离了殷十九的掌握,朝着风淖飞去。

“不可能!”殷十九大惊,这可是他多少年炼化的宝贝,而且还是他自师门所得。外人即便懂得法诀,也不可能催动,更不可能随意就夺走!

风淖后边的话让殷十九几乎心神具失

“小子,真是不开眼,这玩意是你爷爷我小时候的玩物!是太爷爷为了提醒我早起,吊在我床头的东西,他叫如意醒魂铃,没想到后来被贼偷走了,没想到是在你这龟孙子手里。”

别的不説,这如意醒魂铃从未有人知道,也就是他师傅交给他的时候曾经提及。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孩子啊,这铃铛叫如意醒魂铃,据説是来自于幽冥界的圣物,有撼动神魂之功……”

风淖把玩着手中的铃铛,鄙夷道:“真是太脏了!”

説着取出一物,乃是一个罗帕,细细的擦拭起来,就像擦拭灰尘,随着他的擦拭,表面的黑色化作了黑气散去,仿佛无数年的尘埃随风消散。很快经过罗帕擦拭之后的铃铛焕然一新,不再是黑色,而是焕发出暗金色的光芒。

“叮铃铃。”声如天乐,让人心神振奋。如晨钟暮鼓,发人深省,风淖收了铃铛。

“还有什么招数,你可以试试!”风淖冲着殷十九道。

殷十九心中大惊,已经无心恋战,可是危险在前,容不得他退缩。左右一捻,多了一张金符,化入了金钱剑,顿时金钱剑金光大放。

“恶鬼,看剑!”金光爆出,朝着风淖横扫,唰!金光扫过,耳听得如无数金钱掉地的声响,但随后却破开了凤卷之力。

“咦,居然是三生之宝!好东西,拿来吧!”风淖黑影一闪,就要上前去抓。那殷十九却跺了跺足,身影一闪,直接跳入虚空,消失了。

“逃了?”风淖没想到这家伙虚晃一招逃走了。忽然意识到,喃喃道:“该死,主人要我守着他的。”顿时喝了一声:“哪里逃!”一挥衣袖,虚空中就此显现了一道金光闪闪的墙,那上边有着奇异的符文。

开!风淖对着那似有似无的墙击了一掌,就此一捞,嘴里叫道:“小子哪里跑!”但是收回之时,手里只有一只靴子。

“可恶!”风淖大怒,直接破开了虚无之墙,身影也消失不见。

再説院子里,意外的一幕再次出现,魏无忌仿佛一个爆开的气球,一股黑气涌上头,原本白色的肌肤变成了黑色,继而身体内爆发出了一股奇异的力量,仿佛裹着一件看不见的外衣,毒刺和绯红剑在距离他身体只有半寸,结果再难刺入。

不但如此,只听轰然的一声,三个近身攻击的黑衣人被黑气爆开,黑气中似乎有无数的剑气爆发,凡是近身之物皆被剑气粉碎,三个黑衣人随后倒飞出去,不约而同中招倒地。

“娘!”童飞下意识冲了出去。抱住了其中的黑衣人。鲜血染红了黑衣人的前胸衣衫,剑气洞穿了她的前胸,她已经昏厥。童飞一把按住了伤口上的脉门,一拍腰间,抓了一把丹药摁在了那人前胸。脱下了她的面具,果然这是他一直魂飞梦绕的那个人,只是美丽冷傲的脸变得极为苍白。

童飞掰开她的嘴,送入一颗绿色的丹药。而后暂时放下了她。再看其他两个黑衣人,均已经被剑气洞穿要害,已经毫无气息。

童飞怒视魏无忌,如今他似乎已经完全蜕变成另外一个人。在团团的黑气包裹中,脸如黑墨,眉心处一个剑型的符文在闪烁,他似乎在挣扎,又似乎在享受。一种不属于他的力量正在急速的吞噬他的灵魂,甚至他整个身躯仿佛在慢慢的虚化。就像马上要化劫一样,不过,暂时好像顾不得去攻击别人。但是童飞感觉到,一旦他完全蜕变,将会十分可怕。

“过来!”

童飞冲着远处的假山喝道。但是没有人答应。童飞厉声喝道:“慕锦儿,出来!”

两个人抖抖擞擞的才从假山后爬将出来。果然是慕锦儿和阮羽。

“过来”

“哦!”慕锦儿有些畏惧的爬过来,阮羽跟在后边,童飞注意到那阮羽早已经吓得直哆嗦,裤裆都全湿了。

眼睛不敢看魏无忌,更不敢直视童飞,只是低头,嘴里哆嗦道:“前前辈!”

“照顾好她,她要有三长两短,我拿你是问!”

童飞説完站起身,朝着魏无忌走去。

魏无忌已经成为了一尊魔神,全身被剑气包裹着,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阴森的利刃,童飞感觉,这剑气就是来自于这把短剑。

它看去长度只有一般长剑的一半,但是其光华却如月光般夺目,通体晶莹剔透,不时的发出声声哀鸣,仿佛无数冤魂的哀嚎,杀戮之气充斥在空气中,带给人仿佛地狱般的灵魂威压。

原来这把短剑居然也是一把魂器。而且童飞发现这把剑,材质和灵质和先前的古越灵剑如出一辙。这让童飞越发吃惊!

原来这也是古越剑,而且其中包含的杀气,似乎比那把沉鱼剑更强大百倍。不但如此,童飞意识到,这是一把煞气深重的魔剑!

童飞刚刚向魏无忌走近几步,忽然感应到了湛卢的反应,似乎要脱离箭囊自己跳出来。

童飞大惊,这到底是什么剑?居然引起了湛卢如此大的反应。

自从上一次大战,尤其是白帝和轩辕对决之后,湛卢一直沉寂,一种元气大伤的迹象,童飞只好将他放入剑囊中,利用古越灵剑帮助它恢复。当年剑叟告诉他,神剑有灵,湛卢遇邪则利。湛卢在童飞看来,就像是一个沉着的长者,只有面对邪恶时才爆发出神剑的锋华。哪怕是杀鬼柳时,都是被动的,从未主动过。如今却不知为何,忽然主动爆发出如此强烈的意志,这意志不是童飞给予的,而是它自身爆发出来的,就好像它遇到了一生的宿敌一般。

童飞心意一动,放开了剑囊。

顿时湛卢一跃而出,横空而立,和魏无忌遥遥对峙。

如一个正义凛然的将军,魏无忌手中的短剑开始颤抖,好像遇到了强大的对手,不敢直面一般,最后竟然脱离魏无忌的掌握,嗖的一声没入了虚空,而湛卢也呼啸一声也紧跟而去,破开了虚空,追击那短剑。

那魏无忌周身爆发的煞气突然戛然而止,最终仿佛被剥皮蜕骨一般,从半空跌落,扑通一声掉落在地,化作了一具焦尸,就连刚刚买去的三把古越灵剑也被吸收的干干净净,化作了三块废铁。

显然魏无忌已经被那把魔剑抽干了生机!不用童飞动手,完全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看到这一幕,让童飞更加担忧起来,顾不得交代,冲向了出口,他担心的是湛卢,深怕他出了什么意外,他要冲出仙灵阁,追上湛卢。可惜他尚未进阶元婴,无法破开虚空,只有冲出去,按照感应的方向去追湛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惠州牛皮癣医院
四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河南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北京华博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大庆皮肤病医院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